首页 光阴之外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二百零七章 坟前浊酒颂书经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此刻的季节,在七血瞳时只是深秋,可在紫土这里已是寒冬。
  
  风雪飘摇而落,洒满大地,覆盖了这座古老的万年古城。
  
  远远望去,那一座座深红的宫殿建筑,好似镶嵌在了如海一般浩瀚无边的雪地大雪纷飞.
  
  整个大地被-层层覆盖,街头的行人不多,一个个都穿着厚厚的衣衫,但却扫不走持续落下的雪花,使得每一个人,都好似正在走向白头。
  
  一股没落又弥漫了压抑的感觉,随着雪花,随着行人麻木的表情,渐渐融合到了环境里,成为了此地的氛围。
  
  而整个城池所有建筑露出的瓦顶,好似一座座雪海中,孤独的岛屿。
  
  这里,就是紫土。
  
  这里,也是南凰洲曾经的帝都。
  
  万年前南凰洲内有一个王国,名为紫青上国,也曾一统南凰洲,以炎凰为图腾,
  
  但最终还是在这残酷的乱世里,无法长存。
  
  只能崩溃于内乱之中,使紫青上国,埋在了历史里,成为了过去。
  
  至于当初的皇族以及其传承的财富,也都被当年的那些乱党瓜分,血脉一样如此,直至如今枯萎。
  
  而乱党在瓜分了一切后,反倒成为了正统,形成了八个大族,占据了紫土,成为
  
  了紫土的大家族,延续至今,他们一样供奉炎凰的图腾,以炎凰作为他们的神灵。
  
  放眼看去,整个紫土帝都的大小,要超过七血瞳主城,差不多有三个之大,其内被划分出了八个区域。
  
  分别是八大家族。
  
  每一个区域里,都有一座类似皇宫般的存在,也是这八个家族的祖地之所。
  
  有的家族皇宫,被碧绿色的池水环绕,浮萍满地,透着明净,飞檐上钓雕龙刻凤,金鳞金甲,活灵活现。
  
  还有的家族皇宫,金黄色的琉璃瓦在冬日的阳光下闪耀耀眼之芒,远远一看,重檐殿顶,格外辉煌。
  
  与七血瞳比较,完全不是一个风格。
  
  相比之下,紫土更像是一个身穿华服但却顽固刻板的老人,一切都讲规矩,一切
  
  都讲血脉,一
  
  切都是以家族传统为第一考虑。
  
  这是他们在乱世的生存之道,与七血瞳不一样,也分不出哪一个更好。
  
  但可以看到的,是七血瞳作为七宗联盟的分支,从一开始一定程度上不如紫土,
  
  直至岁月流逝发展下来,渐渐达到了平等。
  
  如今更是随着血炼子老祖的突破,一举超越,甚至有魄力与外族开战。
  
  可紫土不会这样。
  
  他们喜欢封闭自我,不喜欢别人来打扰,甚至他们在敬畏天空残面的同时,也轻视外界的一切势力,就算是望古大陆,他们一样看不上。
  
  他们认为自身的血脉,才是最为尊贵,也不认为自己是井底之蛙。
  
  所以,生活在这里的人,若没有传承下来的血脉,那么大都没有未来,自然也就
  
  没有朝气,且奴性慢慢浸透到了灵魂中,世世代代,都是如此。
  
  柏大师,是紫土这万年来,少有之人。
  
  也是第一个想要打破家族传统观念,欲寻求与外界人族联盟共同发展之辈。
  
  他的思想,与紫土相悖,也因此付出了代价,成为了凡人。
  
  可他没有放弃,凭着无与伦比的才华,凭着草木之道,在有限的岁月里,生生走出了另一条道路。
  
  且研究出了大量的丹方,在草木之道上,更是凭着一己凡人之力,超越了修士。
  
  甚至某种程度,他已经是南凰洲的丹道第一人。
  
  即便是七血瞳二峰的峰主,身为元婴修士的她,也都对柏大师很是敬佩,如七爷
  
  那样的人物,也要对其称一声大师。
  
  这一切,都可以看出柏大师在丹道上的造诣,已经是登峰造极。
  
  可就算是这样,在紫土里,他一样被重重规矩锁住,很多事情无能为力,一切,都是因血脉。
  
  柏大师,不是柏家的嫡系,他是旁系出身。
  
  此刻,风雪更大。
  
  雪花飘散间,柏家所在城区的公共陵园内,有十几人默默的站在那里,在他们的
  
  前方是一口水晶棺椁,柏大师的尸体躺在里面,眉心上的伤口,已经被遮掩。
  
  而身躯虽被法力加持,更用水晶棺封住,可仔细去看还是能
  
  看出柏大师的尸体,
  
  正在腐烂,且变的发黑。
  
  这是中毒的表现,此毒很是霸道,能加速腐烂。
  
  所以,尸体无法保存太久,只能在这一天的黄昏里,雪天的昏暗夕阳中,下葬。
  
  血脉的稀薄,使得柏大师死后没有资格进入家族的皇陵,而柏大师生前也对此不屑,他曾多年前交代给,自己死后,葬于公共陵墓便可。
  
  人群大都沉默,柏云东也在其中。
  
  能来到这里的人,要么就是柏大师的晚辈,要么就是与他交心之辈,数量不是很
  
  多,但人这一生,或许也不需要有太多朋友,三五知己,足矣。
  
  随着棺椁的下葬,在这坟前的众人四周,压抑的氛围更为凝重,直至一个少女控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