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在崩坏前文明做英桀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319章 花开花败总归尘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生命的奇迹永远都是存在于幻想之中。
  在飞机上,午零只是低头眯了一会,在抬头的时候,运输机就已经向着地面坠去了。
  一股突然袭来的虚弱感让午零一时间感到恐慌,下意识的握住了hua的手。
  飞机坠落到了美洲的城市里。
  午零和hua轨道空降跳了下去。
  下方车辆的碰撞,四处起火。
  然而却没有人的逃窜,因为人已经全部死完了......。
  约束律者抱膝在半空中宛如天使一般。
  失重的感觉袭来。
  ......
  小午零一下子在运输机上醒了过来,捂着心脏久久无法平息。
  运输机已经停在了停机坪上,hua就在午零的旁边陪着午零。
  hua微微歪了一下头,“又做噩梦了吗。”
  “没有。”
  小午零用纸巾擦了擦汗,自信微笑问道:“我们已经到目的地了吗?今天要打到崩坏兽群是多大规模的来着?”
  hua:“嗯,几千只突进级崩坏兽吧,这是最大规模的一批了,清扫了这个,之后就没有那么麻烦了。”
  hua看着午零在运输机上睡着,帮午零盖上了被子,直到运输机在机场降落,小午零还没有苏醒。
  hua并没有叫醒小午零,因为小午零昨天和weng待在一起,直到凌晨两点了才回到第五支队的宿舍。
  所以hua想让午零多睡一会,反正要打的是讨伐,而不是营救任务。
  小午零从运输机上跳了下来。
  “走吧,去讨伐崩坏兽吧。”
  hua:“唔,所以为什么您今天看上去有些奇怪。”
  小午零:“奇怪?哪有奇怪的。”
  “你和我说了很多很多话。”
  和我说了很多很多的话,而且貌似突然变得关心我了起来,为什么。
  而且刚刚你似乎做噩梦了,hua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的噩梦才能让小午零感到可怕。
  小午零:“......”
  坐上越野车,驾驶员开车,hua坐到了午零的旁边。
  hua:“所以,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小午零:“你真想知道?也许会颠覆你的三观,让你感到这个世界无比的黑暗,非常可怕。”
  hua头上冒出了个问号。
  小午零:“......算了,那种事情还是不和你说了,安啦,没有太大问题啦。”
  .......
  昨天晚上小午零去找了weng,想要详细的告诉weng第十一律者有可能出现在美洲的消息,然而却看到了weng趴在桌子上打瞌睡
  小午零直接就乐了,过去问了weng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得知......人类的数量此刻已经降低到了六亿人,早在千人律者之前中下层的官员就开始瞒报隐报了。
  在千人律者的时候weng他们还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在千人律者之后的清查清算中还是没有上报真实的数量,直到......毒蛹里的那几个老头出去了一趟,回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个老头,脏兮兮的把文件夹放到了嘉丽弗莱迪的车上。
  嘉丽弗莱迪直接找了weng,然后weng才发现现在是什么状况......。
  瞒报隐报这很正常,逐火之蛾上上下下都在帮忙打点着这也很正常,毕竟weng也是这样做的。
  剩余人数,六亿人。
  神州瞒报的竟然是最多的。
  当然,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weng不会哭,但嘉丽弗莱迪要求在美洲建造人类命运共同体,要求所有人前往美洲着重发展一个大陆。
  嘉丽弗莱迪曾经无比唾弃米亚阿瑟,但是现在却学习起了米亚阿瑟,建造一座巨大的城堡,尖端科技的武器,抵御崩坏的入侵。
  weng和他据理力争,但因为和非洲打仗,千人律者把神州非洲的重量级武器都打光了。
  在装备这方面上和嘉丽弗莱迪硬不起来。
  但是weng据理力争的不是要不要做人类共同体,共同守卫一个大陆,而是.....要守卫神州,还是美洲。
  weng说了午零。
  “你这样是不是忘了午零了,我大侄子。”
  嘉丽弗莱迪:“我当然知道他,但是哪又有什么关系,你以为我是在提醒你?我是在通知你,weng女士。”
  “你可以让午零杀死我,但下一个我会随之顶上,因为这TM根本就不是我的想法,是我大陆那帮子脑瘫玩意逼我的,老子这辈子做的最错误的事情就是没有在我最有权利的时候把那帮傻逼的选举权给弄掉。”
  嘉丽弗莱迪无比的愤怒,但看到weng之后就泄气了,“事到如今我们两个在怼来怼去也没什么意义了,从加入逐火之蛾我们就在怼,到现在了还在怼。”
  “我是赶鸭子上架的,但你估计也不例外,我大陆的人已经不太信任我了,估计你大陆的人也不太信任你了,根据我的数据报表,从你大陆偷渡到美洲的人今年超过了千万人。”
  “占你们现在总人口的四十分之一了,现在你的名字已经被屏蔽了,各种谐音,各种讨论都被屏蔽了,表面上你还是百分之百的支持率,但实际上有多少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嘉丽弗莱迪:“把美洲当做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你们神州的部分高层绕过你和逐火之蛾,直接联系美洲,达成共识之后才通知我们的。”
  “在千人律者之前,也许我们是控制整个世界的,但现在......很遗憾,我,只是个通讯员,你也差不多。”
  weng:“我侄子在你来之前和我打电话说第十一律者有可能会出现在美洲,他说今天晚上会来见我。”
  嘉丽弗莱迪:“......他从来没有预判错过。”
  嘉丽弗莱迪扶着额头坐在weng办公室里的椅子上笑了,苦笑,“我就说,怎么也该轮到我们了,那帮脑瘫还说什么其他大陆风水不好,美洲都没几次崩坏爆发,美洲人去研究你们神州的风水去了。”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