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爷爷是朱元璋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95章 南北 2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臣等叩见太上皇!”
  老爷子在臣子的叩拜声中,背着手趿拉着布鞋,慢慢走出来。
  然后不客气的直接坐在朱允熥的宝座上,目光冰冷的巡视一周。
  老爷子老了,但目光还如同巡视领地的狮王一般,凛厉不可侵犯,让人心头发毛。
  “咱退下来之后,不管事了,可这次咱不能不管!”老爷子缓缓开口,听不出什么情绪,“看着第一次的成绩,咱就想发火,按咱的性子,你们也知道,断不会像皇上那般随和,也不会给你们任何人颜面!”
  “是皇上劝了咱,他跟咱说,此次科考,江南士子的才学确实高了些,北方一人不中或有隐情。但若为北人上榜,反而让真有才学之人落第,不免让人寒心。”
  “皇上想着,你们都是饱学之士,定然能给出一个两全其美的答案!”
  “呵,咱当初还和皇上说,你们都是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看,那个咱说着了吧?”
  确实如此,这次考生的卷子,朱允熥也召集了一些臣子,私下评阅。
  江南士子的文章确实高明不少,不是北方士子不好,而是江南的士子更好,但也不是绝对的好。许多模棱两可,可中可不中的卷子,选北方人也行,选江南士子也行。
  考官们以自己的喜好取士,固然有他们的错,但归根到底,也是科举的制度不完善,是组织者没有想周全。
  推翻第一次的结论,固然大快人心,可也要小心过犹不及,矫枉过正。
  老爷子的话,字字都带着杀气。
  随即,他看了看惶恐不安的臣子们,朗声道,“凌汉呢!”
  “老臣在!”侧殿之中,吏部尚书凌汉大步出来。
  “你主考,重阅,要快!”老爷子轻声道,“学子们都等着呢!”
  “老臣遵旨!”凌寒站起身,三两下把地上的考卷捡起来,直接抱走。
  “至于你们!”老爷子又看看那些冷汗淋漓的翰林院学士们,冷笑道,“不但让皇上失望,更让咱是失望!留你们何用?”说着,看看朱允熥,“皇上,咱今天越俎代庖一回,行不?”
  “皇爷爷!”朱允熥微叹气,附身道,“全凭您老做主!”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今日的局面,都是这些人自己走出来了。对他们,朱允熥没有义务,也再也没有耐心去包容,乃至宽恕。
  “皇上,太上皇,臣有话说!”翰林学士之中,戴彝忽然开口道。
  朱允熥看看他,“说!”
  “自上次圣谕下达,科考重新阅卷,臣就和刘学士等人商议,皇上此举是要安抚北人之心,无论本次科考,不管是不是北人理当一个都不中,重审之后,都要补录一些上来!”
  “哪怕黜落一些已经上榜的,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国家之道,守在平衡。朝廷大义,首在公正!再者说,北人的卷子也不都是粗鄙不同,文理欠佳的!”
  “臣对各位同僚说,先放下心中成见,不要固执,可他们就是不听!”
  说着,戴彝忽然一指翰林侍讲学士张信,“都是他!”
  张信顿时一愣,满面惊慌失措。
  “是他跟大伙说,别说没错,就是错了也要错到底,不然的话翰林院颜面尽失,我等考官也威信全无,成为天下笑柄,士林败类!”
  “他还跟大伙说,若是真的按照皇上的意思改了,那将来谁犯起这事来,大伙都免不了要背黑锅!”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