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初逢平京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七章 从不是为了谁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翌日。
  洛苓趁着天刚蒙蒙亮便起来了。
  她先是蹑手蹑脚的下了床,确定了喻濯安还在床上并且发出微鼾声以后,这才放心的端了盆走出去。
  不知是这里的环境问题还是自己整日梳着男子的发髻闷得慌,她昨夜里总觉得头皮瘙痒难耐,这才想趁着大家都还没起床的时候去洗洗头。
  洛苓凭借着印象中大家冲凉时的走向找到了热水房,还没将头发放下来便听到了脚步声。
  “看来你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训练了?”依旧是熟悉且惹得洛苓不耐烦的声音传过来。
  洛苓没好气的转过头,对上喻濯安慵懒的眸子,“你不是也挺早?我还以为你这种神出鬼没的男子是不需要洗漱的。”洛苓只觉得自己说这话时,就差给喻濯安翻一个白眼了。
  喻濯安倒是不在意洛苓的阴阳怪气,只是目光装作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洛苓手边盛满了水的盆,随即又转身离开,只留下一句,“胆小鬼猜的对。”
  只剩下洛苓看着他的背影恼的双拳紧握。
  被喻濯安这么一搅和,洛苓也没有梳洗的心情了,只是草草的洗漱了一番便去训练的地点集合了。
  今天训练的内容是长矛,洛苓不出意外的又跟喻濯安分到了一组。
  之前已经摸清楚了喻濯安身手的洛苓又借着今早的怒火,刚分到长矛便冲着喻濯安指了过去,“既然站到了这边,便痛痛快快的比一场。收起你那副嬉皮笑脸的模样。”话音落下,还不等喻濯安回答,洛苓提着长矛便冲了过去。
  雁隐阁的制度不知比这里严厉上多少倍。
  洛苓自幼便学习各类武器,其中两三样做到精通,剩下的也很难找到对手。
  其中这长矛便是洛苓的精通之一。
  洛苓虽不知道喻濯安对于长矛的熟捻程度,但是单凭几招下来便可以断定,纵使是在不宜随身携带的长矛上,喻濯安也可以做到大杀一方。
  摸清楚了这一点以后,洛苓便再无所顾忌。
  只见洛苓收回了长矛以后将其在手中转了一圈,而后立在地上,看着与自己做着同样动作的喻濯安,她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洛苓的脚尖微微用力,一脚踢在长矛的根部,整根长矛应力而起,攀着洛苓的臂膀再次指向喻濯安。
  “昨日的箭法我承认技不如你,但是今日的长矛,谁胜谁败还不一定。”
  没错,洛苓只是想争个输赢罢了。
  以她对喻濯安的了解,哪怕喻濯安不是她的对手,也起码会确保自己的安全。
  喻濯安微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蓄势待发的洛苓,心里只觉得有趣。
  要知道,他来这个什么训练营的目的可不是为了训练武功。他从一开始,便明确自己的目标是什么。
  来这里的都是新兵,其中一小部分的人会武功,但是大部分人都是只会一些花拳绣腿罢了。更别提谁会有提起长矛便是招招致命的功夫了。于是一时间,洛苓和喻濯安之间的比拼吸引了一众的目光,就连教官也看了过来。
  洛苓攻,喻濯安便轻松应对着守。
  洛苓觉得没有挑战性,便自己悄无声息的露出破绽,想让喻濯安主动发起进攻。喻濯安早就看穿了洛苓的小心思,再次不慌不慌的迎合上来。见喻濯安开始操弄起来,洛苓的眸子总算是亮了起来。
  两个人剑拔弩张间又是进退有度。
  旁人看的眼花缭乱,但是只是他们自己知道,这一场比拼,但凡其中一个人再下一成功夫,便会变得不一样。
  许是想起了今早在热水房的事情,洛苓的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她将长矛在手中转了三转,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喻濯安。她本以为喻濯安会反击,再不济也会躲开,哪承想喻濯安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堪堪迎上刺来的长矛。
  洛苓被喻濯安这一举动弄得愣了神,但是此时长矛想要收回来已经来不及了,洛苓只好使了蛮力将长矛硬生生的转了半圈刺到地上。
  ……
  “受伤了!没想到这个人看起来个子不高身形瘦小竟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接着便是教官叫嚷着其他人散开让喻濯安回去上药的声音。
  喻濯安因为洛苓受的伤,而且伤的还是脚,回去包扎自然是要由洛苓陪着。
  一路上洛苓的脸色都没好过。
  她确信自己那一下绝对吓不到喻濯安,这个男人怎么就被吓的崴了脚。
  “你不想训练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教官?一个大男人碰我的瓷算什么本事?”洛苓蹦着小脸,一边给喻濯安拖着鞋,一边低骂着。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洛苓说了什么,喻濯安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
  “你不是大男人?”喻濯安挑着眉反问道。
  “……”洛苓此刻倒是开始后悔自己那一下为什么没有真正的刺向喻濯安。
  这个男人的重点永远跟别人不一样。
  这个地方的训练强度相比之下不算高,要求自然也没有特别严厉。若是在雁隐阁,别说受了轻伤,人没有流血千里之前都是不可以离开训练场的。只是凡事都有好有坏,这里允许伤者离开,却没有能医治伤者的大夫。
  洛苓便只好为喻濯安上药包扎。
  喻濯安坐在床边,双手撑在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正在给自己上药的洛苓,他的眸子沉了沉,开口问道:“你跟那沈萧风,究竟是何关系?”
  洛苓正在上药的手顿了一下,先是下意识地心底一沉,接着想到自己现在是以男儿身示人,总是喻濯安万般聪颖也猜不出什么,更何况她与沈萧风本就没什么。
  见洛苓没有回应自己,喻濯安不安分的摆弄了几下脚,不偏不倚的脚尖正好抵在洛苓的胸前。
  两个人皆是一愣,洛苓条件反射似的往后退了半步。原本放在洛苓腿上的喻濯安的脚自然是被甩到了床帮子上,疼的喻濯安龇牙咧嘴。“都是男人你在别扭些什么?”
  洛苓抿了抿嘴没有说话,舌尖却是抵上了后槽牙。过了半晌才默默的翻了个白眼重新坐下来。
  喻濯安盯着洛苓微微泛红的耳朵看了会儿,再度幽幽地开口道:“没想到你看上去瘦瘦小小,胸膛倒是挺硬朗,想必也是练的胸肌?”他说这话时洛苓没有抬头,自然是看不到喻濯安戏谑的嘴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