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初逢平京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四章 似有风雨起 上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晚歌传讯。
  如今京都城防军以加强治安管理为由扩招,但唯恐是当今工,刑,兵三部尚书丁谓在暗中扩张自己的权力。
  朝廷不是摆设,更不是白痴。大抵也猜得出丁谓的这些小动作。
  “雁隐阁让我女扮男装参军。”洛苓垂下眼眸,暗暗一笑。沈萧风也猜出了她在想什么,只不过,发生的事同他们想的一样。
  一个无能的政权连证明广大的探查都做不到,说起来多少有些值得悲哀。
  “我向皇城司申请了,他们已准许我同你一起执行任务。”
  “好。”
  他们不知道,也不会知道,同在这京城中,却有一位同他们不同命运的人在做相同的任务。
  丁府。
  “濯安。”
  “儿臣在。”喻濯安拊手对向丁谓。
  “扩招的事你想必也听说了。”丁谓顿了顿,“以防万一,你装扮一下,混进城防军,实时禀报。”
  “是。”
  “切忌泄漏身份。”
  “是。”
  “没什么事了,你走吧。”
  喻濯安抬手行礼,不急不慢的漫步回自己的府上。望着府内毫无烟火气的景象,喻濯安深深吸了一大口空气。
  他从怀里掏出花符,在手里把玩着。晶莹的上品好玉在隐隐月光照下似镀上一层高贵冷艳的银光。
  “看来这局面愈发好玩了呢。”
  .........
  笠日。
  城郊。
  选拔和训练均在城郊举行。
  倒是个明媚的日子,阳光透过云层照在绿草地上,散着刺眼又温暖的光。
  “糟了,是两人一间。”洛苓和沈萧风对视了一眼,前者看向不远处的长官,特意压低了声音开口道:“报告,我申请和沈萧风一间房。”
  听到动静的长官走过来,把洛苓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目光中充满了不屑,“小子,这儿可没姑娘,你逞能给谁看呢?”这场扩招,招来的都是一些正值青年的男子,说是为了给京都城防军以加强治安管理,实际上就是丁谓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罢了。不然朝廷也不会防着丁谓,洛苓也不会以男儿身出现在这里。
  “我只是申请换个房间罢了,并非逞能。”洛苓低垂着眉眼说道。她怕跟那长官对视起来,对方会看出自己的女儿身。
  洛苓本就生的玲珑精致,虽说身形娇小,但是穿起男装来也的确有几分英姿飒爽,青丝被她利落的盘在脑后,只剩几缕发丝垂在两鬓,身穿男装的她肩膀更显挺拔,刻意的妆容让她的鼻骨倒也不显得小巧,深邃而灵动的眸子倒是给她的英气中又增添了几分的魅惑力,别说是女子,就连一些长相白净的男子盯着洛苓看的久了都要含了眉眼。
  长官看了一眼洛苓扣在腰间别着的长剑上的手,咽了一下口水以后还是低吼出声,“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生得漂亮就可以想怎样就怎样?简直是笑话!若是没有半分团队精神的话,你大可以现在选择离开。”
  洛苓正准备继续争论的时候,沈萧风突然拉住了她。
  洛苓回头,看到沈萧风正对着自己使眼色。
  他们此行来的目的是为了潜伏其中,观察丁谓甚至是丁谓派来的人,她方才怕与他人同住暴露了身份,这才着急了些。要不是沈萧风拦着自己,怕是真要坏事了。
  站在远处观察了这边很久的一个男子,见到洛苓的气焰降了一半,这才满脸不忿的朝着这边走来。
  “你这小子什么意思?不想跟我同房莫不是看不起我?”说话的男生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头发随意地束起来,浑身上下充满了小混混的姿态,一开口便是浓重的劣质烟草味,熏得洛苓直皱眉头。
  洛苓稍稍回味了一下这男子的话便明白了,原来这便是原本长官安排跟自己一个房间的人。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