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永恒问道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一千三百四十九章 天灵阵脚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擎天人影消散了,鼓声和琴音也湮灭了。
  
  昏暗的天地,在此一瞬堕入了死一般的宁寂。
  
  赵云摇摇晃晃站不稳,残破的元神体,随血风飘曳。
  
  云苍子则死死盯着黑影,那厮虽伤重,但貌似还有底牌未动,只一个震天鼓声,就把永恒仙体给打残了,可想而知底牌有多恐怖。
  
  他猜的不假,黑影邪念的确还有底牌。
  
  然,那是以命换命的神通,需共扑黄泉。
  
  “那把石琴...哪来的。”
  
  黑影邪念淡道,语气少了一分戾气。
  
  “捡的。”赵云张口就是大实话。
  
  这次没忽悠人,这把石琴真是他捡的,在魔域遗址捡的。
  
  秀儿曾说过,此琴很不凡,用它弹奏的曲,有神秘之力加持。
  
  不过...他却经常拿这把琴去砸人,其杀伤力不是一般的霸道。
  
  “罢了。”
  
  黑影邪念怅然一叹,竟是撤掉了威势。
  
  他拿不下这个小后辈,也没心情再打了。
  
  “什么情况?”
  
  赵云愣了,云苍子也愣了。
  
  特别是赵云,已做好再战八百回合的准备。
  
  黑影邪念未再言语,默默转了身,一步步渐行渐远,映着暗淡光,他背影略显一抹萧瑟,沧桑古老的魂之气,在一缕缕的飘散。
  
  “你是谁?”赵云追了上来。
  
  “红尘过客。”黑影邪念的语气有些沙哑。
  
  不等赵云再发问,他整个人都如一片染血的风,化灭在了天地间。
  
  赵云一头雾水。
  
  云苍子一脸懵逼。
  
  方才还战的不死不休,这是啥个剧目。
  
  “你可认得他。”赵云问道。
  
  “闻所未闻。”云苍子一声干咳。
  
  赵公子摸了摸下巴,不知在寻思啥,一个与魔子一模一样的邪念,这会是一个巧合吗?他所经历的红尘世间,真的只是一场戏?
  
  “愣啥呢?...拿天灵珠啊!”云苍子催促一声。
  
  赵云这才收神,又回到了祭坛前。
  
  要说这座小祭坛,也真他娘的坚挺,先前天地都崩塌了,它倒好,上上下下毫发无损,该是刻印其上的阵纹,帮它卸掉了伤害。
  
  “此阵...极难破啊!”云苍子又飘了出来。
  
  这是句废话,若能拿走天灵珠,幽灵操控者和黑影邪念早拿走了,也不知哪个人才,布下的阵法,多少岁月了,竟是毫无损坏。
  
  赵云窥看一番,盘膝而坐。
  
  欲拿天灵珠...需先破阵法。
  
  欲破此阵法...他得先疗伤。
  
  早知黑影邪念那般好说话,他就不玩儿命往上冲了。
  
  到了...被锤了个半死不活。
  
  他这闭眸疗伤,几颗天灵珠又跑了出来。
  
  亦如先前,它们绕着祭坛来回转圈儿,而被封在祭坛上的天灵珠,也是嗡嗡直颤,欲要脱离封禁,奈何有心无力,搁那干着急。
  
  三日后,赵云重塑了元神。
  
  他依旧未醒,缘因伤的太重。
  
  他足用了大半月,才重塑了肉躯,才祛灭了体内杀意,许是震天鼓声太邪乎,直至他开眸,耳朵都嗡嗡的,闹的他心境很不稳。
  
  “过来。”
  
  不远处,云苍子呼唤了一声。
  
  赵云翻身而起,落在了祭坛前。
  
  “祭坛下面...好似有东西。”云苍子沉吟道。
  
  “有吗?”被云苍子这么一说,赵云往前凑了一分,又开了天眼,可一番望看后,啥也没瞅着不说,两只眼还被晃的冒金星儿。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