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青云剑奴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两千一百一十七章 岁月犹如东流水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那天伦塔的威力,强到几乎夸张的地步,即便是被日月宝伞挡在了外面,人皇剑阵撑起来的金色能量罩也出现数不清的裂缝。
  噗呲!
  许多人在这重击之下,当场吐出一口鲜血。
  
  “不好!”
  龙恽等人脸色顿时哗然巨变,他们现在出手也未必来得及了。
  可就在此时这方天地忽然响起排山倒海的声音。
  “苍龙在上,请助我林云!”
  古老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不断重叠,在人耳边暴起,犹如惊雷般震的人魂魄都在颤动。
  唰!
  就在关键时候,一道电光在平地间暴起,轰,刺眼的电光将每个人的脸都照的一清二楚。
  那扶摇而起的电光,犹如一条古老的巨龙,眨眼就冲到了人皇剑阵上方,等到光芒凝聚,那人影不是林云又是谁。
  苍龙日月宝伞直接撑开,金之星曜、木之星曜、水之星曜、火之星曜。
  至尊圣器,五曜齐开。
  砰!
  惊天巨响中,林云一人一伞硬生生顶住了天伦塔的冲击,没让它落在人皇剑阵上。
  这是何等惊人的一幕,半圣之躯挡住了时空至宝。
  “夜倾天?!”
  远处浑身金光四溢的王慕焉,瞧见撑住日月宝伞的林云,眼中露出一抹诧异之色。
  即便林云公开了身份,在王慕焉的眼里,潜意识里还是将他当做了夜倾天。
  林云抬头看去,目光和王慕焉遥遥对视,两人终究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夜倾天,你撑不住的,放弃吧。”
  王慕焉的声音,在林云耳边响起。
  天伦塔作为时空至宝,威力远比苍龙日月宝伞强大,林云强开五曜也才勉强挡住罢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林云嘴角露出抹笑意,目光坚毅。
  时空至宝和天伦塔孰强孰弱他懒得去计较,但熟视无睹不是他的性格,哪怕真的挡不住,也得试过才知道。
  即便结果真的不会有改变!
  “苍龙在上!”
  林云又是一声怒喝,日之星曜和月之星曜随之绽放。
  至尊圣器,七曜全开!
  磅礴的冲击力从日月宝伞上释放,天伦塔被嘭的一声直接顶开了,覆盖在天伦塔上方重重叠叠的巨手尽数崩溃。
  噗呲!
  王慕焉嘴角溢出抹鲜血,脸色苍白,眼眸中的金光荡起一丝丝涟漪。
  就在她准备再次催动天伦塔时,远远看了一眼。
  发现林云身上衣衫炸开,浑身鲜血淋淋,论伤势,林云伤的比她要严重许多。
  更可怕的是,至尊日月宝山出现了一丝丝裂缝。
  这是一件古老的至尊圣器,经历过太多漫长的岁月,内部早已出现了些许损坏。
  在林云强行催动之下,与天伦塔的撞击,让这日月宝伞有些撑不住了。
  毕竟是时空至宝,无论是时间还是时间都是亘古长存的永恒大道,两者融合力量达到圣境都无法想象的地步。
  这家伙在坚持什么?
  王慕焉轻咬红唇,眼中涌出些许怒意。
  天道宗的是与你何干?
  老老实实让人将白疏影带出来,不就可以了,非要弄到现在这个地步。
  你一个瑶光亲传,非要管天道宗的事,就真的不怕死吗?
  为了一个白疏影,真的值得吗?
  轰!
  王慕焉眼中怒意渐浓,方才动摇的心烟消云散,她再次解封体内神秘而古老的力量。
  那股力量充满神性,高贵而肃穆,她好像真的如神祗一般,不可亵渎和抗衡。
  “神女,终于要动真格了吗?不容易啊……”
  血衣少年抬头看了眼。
  王慕焉在血月神教内地位特殊,即便他身位教主,也无法强迫对方去做不愿意的事。
  他本已准备好后手,现在看来是不必动用了。
  那么一切,就该结束了。
  砰!
  天伦塔和苍龙日月宝伞再次撞在一起,这次引发的能量波动更为剧烈。
  仅仅是散落的冲击波,激荡在人皇剑阵金色的能量罩上,就将能量罩炸出许多窟窿。
  可那象征着毁灭的天伦塔,终究没能真正落下来,看似渺小的林云,依旧顶着日月宝伞撑住了。
  “不好。”
  夜孤寒脸色微变,他瞳孔猛的一缩,敏锐的发现林云现在状态极为糟糕。
  咔擦!
  不等他有所决断,苍龙日月宝伞的伞面直接炸开,一颗颗星曜相继黯淡。
  林云吐出一口鲜血,手中日月宝伞变得破烂不堪,许多纹路都出现了裂缝。
  日月宝伞在这一次的攻势中,被天伦塔给直接毁掉了大半,龙魂都发出了凄惨的哀嚎。
  究其原因,还是王慕焉体内那股力量太过神秘古老,林云现在还无法抗衡。
  天穹上金光璀璨的王慕焉,瞧见此幕,心中一紧,连忙操纵天伦塔悬在空中。
  没了日月宝伞的支撑,若是天伦塔砸在林云身上,即便他是圣尊也得遭受重创。
  唰!
  小冰凤在地上伸手一抓,将林云隔空扯了回来。
  “还是没挡住吗?她可真狠啊!”
  林云看着破损的宝伞,吐出口鲜血,脸色苍白,极为吃力的说道。
  “你先顾好自己吧,若非她手下留情,你现在可能真的没命了。”小冰凤心疼的道。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王慕焉体内封禁的力量,是她都感到忌惮的存在。
  在这个时代,属于禁忌般的存在。
  嘭!
  停顿了片刻的天伦塔,以更快的速度撞击在金色能量罩上。
  咔咔咔!
  天道广场地面上顿时有数不清的阵纹,像是金属长条一般倒卷了起来,一时间尘土飞扬,许多人都受到了波及。
  正在与星罗王和血衣少年交手的天璇圣魂,光芒瞬间黯淡了下来。
  唰!
  几乎是刹那,天璇圣魂就回到了天璇剑圣体内,祭坛上天璇猛的睁开双目,而后嘴角溢出抹鲜血。
  “那就由本座来进行最后一击吧!”
  血衣少年在空中大笑不止,狂笑声中,他的目光睥睨天下,无尽霸气汹涌而出。
  “飞天揽月手!”
  一声大喝,将空间撑破的血月再度出现在他手中,而后他的手掌猛的一番。
  血月被倒扣着砸了下来,砰砰砰,就在这翻掌之间,人皇剑阵金色能量被彻底打破。
  祭坛上的五名大圣,各自起身将众人揽在身后,而后同时出手挡住了袭来的余波。
  唰唰!
  天伦塔孤悬半空,血衣少年和星罗王,以胜利者的姿态落在了残破不堪的天道广场上。
  呼哧呼哧!
  破空声接连传来,之前被拦在外面的王家和夜家众圣,同时登上天道广场来到血衣少年身后。
  天道宗众人退到角落,双方隔着相当长的一段距离对峙。
  血衣少年嘴角带着笑,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最后落在千羽等大圣身上。
  “还要继续打下去吗?”
  血衣少年慢悠悠的笑道。
  千羽大圣等人眉头微皱,他们现在实力都恢复了五六成,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我看不如这样。”
  血衣少年笑道:“将那小子叫出来,本座以血月教主的身份承诺,绝不杀他,事成之后就将他送回来。”
  “我们拿人之后,就不在插手天道宗的事,当然你们也得走,章家、白家也得离去。”
  俊阳圣尊等夜家众人闻言,脸上不由露出喜色,血月神教和这两家的人一起退出。
  那以后天道宗就是他们夜家人说了算!
  白家和章家的人,神色微微动容。
  “做梦!”
  千羽大圣怒道:“把我天道宗毁成这样,拍拍屁股就想带着天伦塔走人,有这么好的事?”
  血衣少年不以为意,笑道:“本座可不是你和你们商量,你们不答应,那本座只能将你们全部杀光了。”
  “只是可惜,诸位皆是人中龙凤,两位瑶光亲传更是让本座钦佩不已,天璇剑圣更是女中豪杰,他日成帝之后,怕是本座也得忌惮一二。”
  他很果断,没有任何废话,一道血光闪烁就冲了过去。
  龙恽大圣等人脸色顿时起了变化,千羽大圣率先出手,而后几人同时杀过去。
  “呵,没了人皇剑阵,拿什么和我斗?真当本座没脾气嘛,还敢主动调谑!”
  血衣少年目光冷傲。
  他动了真格,不在有丝毫保留,抬手间轻轻一推。
  噗呲!
  净尘大圣还未看清,身体飞了出去,撞在天道广场后方的崖壁上。
  而后翻手一拍,眼眸中血月绽放,满头黑发乱舞,帝威疯狂暴走。
  千羽大圣还未看清,血衣少年的手就落在了他的肩膀上。
  咔擦!
  千羽大圣肩膀当即粉碎,而后单膝跪在地上,脸上露出极度痛苦的神色。
  “你若是巅峰时刻,还能与我过上几招,现在这个状况,我杀你如捏死一只蚂蚁。大圣,你老了,时代已经变了,即便没遇到本座,你此生也都难以成帝。”
  血衣少年说着话,搭在肩膀上的手,就变成一记手刀切向千羽大圣的脖子。
  “住手!”
  夜孤寒杀来了,剑锋颤动之间,整个空间都随之摇晃起来,晃动出千百道不同的轨迹。
  血衣少年负手而立,朝后退去,他神色从容,表情平静。
  “时代终究是变了,像你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大圣之境,就掌握了空间之道,还同时兼修玄天宝鉴和太玄剑典。”
  血衣少年一边退一边笑道:“若非本座也擅长空间之道,区区一具分身,还真的奈何不了你。”
  唰!
  话音落下,他猛的停下脚步,背在后面的右手闪电般伸出,直接夹住了青河剑的剑锋。
  剑身顿时再也无法颤动,血衣少年笑眯眯的道:“你可以再试试同时施展那两种武学,看看本座,还会不会中招。”
  夜孤寒尝试了几次,发现始终无法抽出剑身,俊朗的脸上露出吃力之色。
  砰!
  血衣少年左手猛的拍出,将天璇剑圣直接震走,扭头道:“东荒三大剑圣,看来各个都不简单,幸好你还未成帝,不然本座真的不敢来。”
  他这说的不是假话,他和天璇圣魂交手时就察觉到了,对方不出十年必将迈入帝境。
  甚至不用十年,若气运稍好,随时都可以成帝,只能说真的是侥幸。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