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旧与新时代的交接点 书架
设置 内容报错 问题反馈
A- 16 A+
第247话 压迫 1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
夜里繁星点点,闪烁的点缀并未照亮整个世界,如若不是在月亮的辅助下,可能这个世界或许还要黑暗。
  天空还是那个天空,星辰还是那个星辰,月亮依旧在,可与之往日相比却没有那么发亮。似乎它也因此事受到了波及,不忍心见到这样的惨状而暗淡下来。
  天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地上却已经迎来了大改革,世界已不再是从前的那个世界。
  整个世界像是被清空了一样肃静且幽暗,往日的灯火阑珊如今以荡然无存。
  入眼的大部分世界都被黑暗所笼罩着,只有寥寥无几试图拼命扭转乾坤的灯光。像这样微不足道的灯光,在这一刻又起得了什么作用呢?极其渺小,极其可悲,但它依旧为不少人指明了前进的方向。
  夜晚来临,昏暗的地面与之天空形成了一个极大的反差。
  无声的城市幽幽的校园,无不都透露着一个致命的信息。
  校园内部另一侧,食堂里一处狭窄的房间中灯火齐全照亮的房间,在这房间里有着两人正交谈着什么。
  “郭远!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你为什么会允许这么大一批人一同前行呢?这么一大批人去,显然很容易就会被发现的!你应该明白才对!我们的处境本来就不好,你这么做显然会害他们!”房间里一男一女,女的率先开口询问男的。
  开口说话的女子名叫孙越,长相清纯端庄长着一张瓜子脸,有着一头长长的黑发,戴着一副眼镜。在灾难还未发生之前,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会副主席,公认的成绩三好学生。
  而被孙越询问也就是她口中的郭远,也是学生会的一员,更是当届学生会主席。
  因为大家都是学生会的成员,更是主席与副主席之间所以接触的时间不在少数。
  因此不乏有些人闲的蛋疼造出了一些谣言,说什么学生会主席与副主席有在交往,两人是恋人之类的话。
  后面也不乏缺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说什么真是郎才女貌啊,一个主席一个副主席天生一对,将事情越演越烈,硬是活生生的磕在了一起。
  这类的事情不乏少数,让得孙越十分的恼火,也曾多次撇清,但学生们就是硬磕,管得了一时也管不了一世。
  孙越与郭远两人最为清楚,两人根本就不是那样的关系,还因为这样的传闻造谣,导致了两人都开始尽可能的少与对方交谈。
  这其中主要还是孙越她并不喜欢郭远,哪怕郭远是学生会主席,长得高身材好相貌也端庄,但是她就是不为所动。
  如若郭远不是学生会主席,说不定孙越可能有一点喜感,但就是因为郭远是学生会主席。
  孙越之所以不喜,是因为她觉得自身能力也不比郭远差,但是为什么是郭远竞选成功成为了学生会主席。
  反倒是她败落,成为了副主席。对此孙越心有不甘,其心都是将郭远视为竞争对手,而并非恋爱对象。
  况且孙越发现在相处的过程中与郭远理念是越发的不同,在处理事情的过程中虽然大多数都统一了,可是过程孙越却不太满意。
  很多事情的处理都未经过孙越本人的同意,或许孙越连参与都没有参与,她这个副会长空有来头没有实际。
  孙越处理的事情也很多但是都是些小事,孙越对此事非常的不满意。
  孙越也知道这或许是郭远想让她清闲一点,但孙越这个人就是争强好胜,别人能做到的事她也能做到。
  孙越她不需要什么特殊待遇,是该我做的事那它就是我的,不该我做的事我也不会去掺和。这就是孙越的处事原则,私底下孙越也多次给郭远说过。郭远在听到这样的话先是感到惊讶,后随旋极意表示没有这么一回事,孙越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不知道怎么的孙越对这一类的行为感到非常的讨厌,有就有没有就没有,搞这些有的没的到底要怎样?
  郭远是不会去承认的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事后呢?孙越依旧能感受到郭远那所谓的“照顾”。
  明明孙越自己都觉得自己说的很清楚了,心里面总感觉哪里不适。是的,照顾被体贴,孙越很感激,可是明明都已经说了不要,还来,这就有点让人反感了。
  反正孙越是这么认为的,而且或许就是因为这其中的原因,才导致了他们的流言四起。
  孙越是一个比较好强的人,不!不是好强,或者是有着自己的原则。
  “孙越,你说的很对,我不是没有想过…
  只是这其中牵连的因素太多了,你,我都无法控制。”郭远一副他也不愿意的表情,说话语气与之往日简直若判两人,此刻他的声音非常的无力软著。
  郭远唉声叹气,轻柔的太阳穴紧接着说道:“事情的转变已经不是你我能控制的了,即便是老师也参与在其中。我能怎么办?我只能顺着他们的意思来,不然他们指定不知道闹成什么样!”
  “怎么就不受控制了呢?这难道不是你……”孙越立马反驳道,心里面早就有答案。这所有的事情都是你安排的,你还在这里说什么不受控制,这不都是你郭远搞出来的事情吗?组织的吗?
  “是!没错!这事情是我组织的,但如果不这么做那你告诉我还能怎么做?
  安抚?孙悦,你不可能不知道吧?现如今安抚还能怎么安抚?现如今只能用行动来安抚众人,安抚学生也好老师也罢,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郭远打断了孙越反驳,两人都在不停的争执着但两人的声音都是非常的小,双方尽可能的控制自身的情绪,自身说话的声音免得波及到外面的人。
  两人争执的理由很简单,郭远在今天联合老师等一众学员建立“商渡计划”。此计划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从变异人的手中夺回食堂内部的超市,即便夺回不了那么就用渡,能运回来多少就是多少,而提出此事计划并且实施运营的人就是郭远。
  此次计划难度颇大而且人数过多,孙悦觉得只是有所不妥太过于着急了,最主要的是此次行动的人流量真的太大了,老师学生都有参与。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孙越发现只要愿意的郭远都会同意纳入团队当中,这简直让人难以接受。
  孙越询问过郭远,郭远给出了理由也很简单啊,你不能拒绝一个想要活下去拼命挣扎的请求吧?别人自愿即便你拒绝了,他也会尾随何不故此而接纳呢?这也免得后面发生什么突发状况。
  到时候那些有心的人偷偷摸摸的跟着反而没有在他们预料之中,出了什么事,这才是最伤脑筋的,所以何不接纳他们,然后整个团体规划一下。
  “我知道,可是人数真的太多了,我的意思是说将彭焕等人撤回来,毕竟先前他们……”孙越还有一点很不解,就是为什么郭远会将闹事最凶的几人纳入团体当中。
  孙越口中的彭焕,这人是前不久才组织起来的一个团体,是以拳头说话的一个体系,对于他们的所作所为,一些小动作没有人敢吱声。
  灾难前这几人都是健身的,确实具有相当性的战斗力是队伍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也正是因为他们有如此的战斗能力,至灾难发生后即便一些老师也得看他们的脸色。
  “我知道,对于这一点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呀!”郭远也明白孙越在担心什么,他同样为此而感到焦虑。
  一群不定因素的人混入在其中,放谁也不会放心。在平常也就好说,现如今是什么时候了?更何况这群人在得知自身几乎拥有了主导权的情况下,会做出怎样的事呢?
  郭远一副比孙越还要愁的表情,并且也详细的讲解了。
  郭远表示这与他同不同意撤不撤没有关系,重点根本就不在这。重点在于在于彭焕等人他们是否愿意,这是还另当别论,即便彭焕他们愿意了,整个小队其他人也会不同意,甚至会产生连锁反应。
  彭焕他们作为整个团队的主心骨一把手,是此次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其他人学生也好老师也罢,他们都很清楚彭焕他们的战斗能力,所以即便彭焕他们同意,或许他们不愿意去,也得去。
上一章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